188金宝搏 / Blog / 188宝金博培训 / 华裔家长忧申请难,吃饭要奶奶喂
图片 2

华裔家长忧申请难,吃饭要奶奶喂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美国侨报:名校提前录取率下降 华裔家长忧申请难》

中国侨网12月17日电
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2018即将过去,回顾过往,可以说,广大在日中国留学生的2018年,既充满机遇又面临挑战。

22岁,正值青春韶华。可对于家人而言,22岁的晨宇却成了全家最大的愁事——

美国侨报网刊文称,12月以来,美国名校提前录取(ED/EA)结果陆续放榜。不少华裔家长和申请学生反馈,今年2023届名校早申提前录取有两大特点:多数顶尖名校早期申请人数创历史新高,提前录取数据创新低,美国常春藤盟校提前录取率全面下降。

中国留学生打工变迁

从小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交流;

文章摘编如下:

“当年到日本留学真是太辛苦了,没留下什么美好回忆啊。”目前在中国国内高新产业园区担任招商工作的朴瑞洋苦笑着说道。

18岁出国留学,两年败光200万元却连预科都没毕业;

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宾州大学、布朗大学、及杜克大学等多数顶尖名校提前录取率创新低,早申人数增加。

1990年,朴瑞洋在中国取得硕士学位后来到日本,考入东京一所国立大学大学院进行博士课程学习。仅靠奖学金远远不能应付生活的开销,所以朴瑞洋找到了一家位于池袋的中华餐馆,在那里打工。他说:“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中华料理店,是因为接受中国留学生打工的店不多,中国餐馆算一个。”

回国后到大专院校求学,不到两个月就弃学回家;

哈佛早申阶段提前录取率为13.4%,相比去年的14.54%下降1.14%;耶鲁大学去年为14.69%,今年早申录取率急剧下降只有13.19%;普林斯顿大学今年的早申录取数据为13.9%,是自2011年恢复提前录取政策以来最低,今年早申竞争尤其激烈;宾州大学提前录取率下降到18%,较去年下降0.5%,ED申请者数量创历史新高;布朗大学下降为18.2%,也是竞争最激烈的一年;同时申请人数增长21%,创历史新高;杜克大学早期申请的人数同样创历史新高,超过去年19%。通过今年早期申请被录取的学生录取率为18%,这也成为杜克大学历史上提前录取竞争最激烈,最难抉择的录取。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国内大学生稀缺,像朴瑞洋这样攻读博士的学生绝对是朋友亲戚眼中的“天子骄子”。但留学日本让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朴瑞洋的时间大多消耗在了刷盘子上。“打工时,偶尔也有日本人看不起中国服务员。我们那个时代留学生只能做中华料理店的服务员或者送报纸,现在很难想象。”朴瑞洋说道。

与游戏为伴,仅剩下的交流就是向家人要钱……

有人认为,哈佛大学正经历的亚裔学生质疑其录取不公的诉讼案因素似乎有发酵的趋势,今年哈佛提前录取最引人瞩目的结果是亚裔新生录取比例增加了两个百分点,由去年的24.2%增加到26.1%。华裔家长表示,在哈佛诉讼案的压力下,这样的增长令人不感到意外。同时,哈佛国际生提前录取大幅上升,从去年的8.2%增长到今年11.2%。

到2000年为止,中国与日本之间还存在较大经济差距,中国留学生需举全家之力才能负担在日本留学的费用,而他们可以打工的地点也仅限于报纸配送站或餐厅。2008年毕业于九州某大学的马青,料理店成为了他日夜埋头努力打工的地方。他回首过往感叹道:“不自己赚学费不行啊,虽然大学教授几次让我减少点打工时间,但没收入来源怎么维持生活呢。最后搞得连参加研讨课的聚会都是奢侈。”

他缘何失去了与人交流的能力?

另外,理工名校MIT早期申请人数一样持续上升,2023届新生提前录取率为7.4%,9600位申请人中录取了707人。有家长查看数据质疑,除了几位在美国本地高中留学的中国籍学生收获MIT提前录取,中国境内几乎没有申请学生幸获提前录取。

时间进入2010年,随着日本国内人口减少,中国经济加速成长,中国留学生的境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对于今年早申提前录取的结果,某辅导学院校长深有同感,她表示,依据学院今年应届毕业生早申的录取情形来看,的确如此,名校提前录取率下降,早申申请人数增加。她倾向状告哈佛诉讼案开庭以来,常春藤等名校感到压力,某种程度寻找对策,诸如不以标化成绩为主要录取依据属于其一。

在关西读硕士研究生的中国留学生包天花,大学3年级时以交换留学生身份到日本读书,然后直接考取学校的大学院读研,如今在日本的生活已是第五个年头。他表示,自己打工时没有因为是外国人而被歧视过。当然,店里也有很脾气不好的老员工,但老员工对谁都这样。

12月7日,记者在一家咖啡厅采访到晨宇的母亲刘女士,一位事业有成的女强人。从失败的婚姻到迷失的教育,刘女士在讲述中几度落泪,她多次重复一句话:“事业再成功,也无法弥补教育的失败!”

她例举芝加哥大学等今年暑假宣布,大学申请不再看SAT成绩,将取消大学申请硬性的要求,降低申请要求,所以鼓励更多的学生递交申请,从而造成申请人数增加,录取率大幅下降。

初来乍到,包天花从事的是一份停车场引导员工作。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工作是由上届校内中国留学生“传承”下来的,虽然工作费时费力,但同事大多是中国同学,容易相处,日语要求也不高,包天花一干就是半年。之后,他跳槽到学校附近的大阪烧料理店,工资能到1000日元一小时。研究生毕业前夕,他又到百货店当导购,小时工资达1500日元每小时。

刘女士是哈市一家公司的高管,宁先生是一家国企的职员。2006年春天,夫妻俩和平分手,理由是三观不合,晨宇从此随父亲一起生活。刘女士事业心很强,而宁先生则是随遇而安的性格。分开后,夫妻俩都开始了各自的新生活,可对晨宇来说,这一切则成了他成长中的转折点。

某辅导学院校长表示,以后更多名校将向芝加哥大学看齐,不再要求SAT/ACT等标化成绩。但是,这种做法对亚裔学生是极大的不公平,亚裔学生将失去擅长高分标化成绩的优势。她以飞达学生为例,某男生申请者,SAT成绩1480,GPA3.8,今年早申该同学获康奈尔大学青睐提前录取进入其工程学院,令许多人意外。她解释,该同学的申请文书,以及课外活动应该刚好契合康奈尔大学的录取目标。录取如买衣服,看起来华丽昂贵的服装未必值得买,决定是否要买一定要合身适合的衣服。该同学坚持4年为贫困山区的孩子们捐助助学金和奖学金,并募捐十多万元资助几十位读不起书的山区孩子上学。所以名校更看重申请学生是否未来为社会做贡献,创造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